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M | 6th Nov 2008, 10:21 AM | 道場人語

上一篇關於『退部歡送會』慘案引起一個問題,為什麼日本自衛隊和武道的『退部』規矩形如黑社會?其實這只是日本歷史文化的殘餘事物。

 

二戰後成立的日本自衛隊其前身是二戰時的日本皇軍,日本皇軍以戰死沙場為光榮,戰敗被俘已經是恥辱,投降更是被視為奇恥大辱,所以受不了苦而退出被視為投降的懦夫和叛徒,這些行為是會被嚴厲等待,在這一點上到現在還有些國家的軍隊也有相同的理念。那麼,日本武道界的情況又是怎樣呢?

上世紀七十年代以前日本的道場監督全部都是在日本軍國主義教育制度之下長大,更有大部份曾參軍作戰,所以對「戰死是光榮,投降是奇恥大辱」這一信念是根深蒂固,平日在道場也會把這信念表現出來,他們甚至看不起在對打時表示畏縮的學生,下手時也絕不留情,受傷自然很普遍,日本的大學生一旦參加了大學內的學生組織後如果要求退出便很會麻煩,不但像空手道、柔道之類武道組織甚至棒球隊也出過『退部歡送會』命案。 

 

雖然在香港沒有『退部歡送會』習慣,這全因為如果學生不想練下去就會自動消失而不用申請,但是六、七十年代香港的空手道教練也經常為看不起在對打時表示畏縮的學生而打傷學生。那個年代香港的空手道道場尚保留日本的『審查祝捷會』習慣,即是每次考試升茶帶(啡帶)或黑帶升段後,道場教練會在頒授證書後安排一個祝捷會,其實是要新升帶的學員與多個比他高級的師兄打自由組手,用意是挫挫銳氣,親身體現一下一山還有一山高的實際意義,雖然極真會館的『百人組手』是考試(審查)一部份,但其實際意義跟『審查祝捷會』是一樣,只不過要求更嚴格,過不了關就不能升段。

 

近二十多三十年來日本的道場開始由戰後長大的一代出任教練或監督,老一輩的師範已多退休或已去世,這種舊軍國主義信念慢慢消失,尤其是近年的視學空手道為參加「興趣班」之一的心態不單在香港流行,日本的情況也是一樣,這種舊軍國主義情形在武道界更絕少再發生,但就軍隊而言,不止日本的甚至其他國家的精銳部隊到現今都依然不能容忍這些懦弱行為。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武術)